隧道知多少|隧道中国|隧道世界|欧洲|亚洲|美洲|大洋洲|非洲|查询|主页|
   Notbad 順頌平台▲-从上海出發★
 

非常时期上海人的“正常生活”

建筑世界(2011-6-3) 上海人特点 来源:凤凰网 点数:22223
  【丛书名】:上海城市社会生活史
  【作者】:金大陆著
  【ISBN】:978-7-5326-3284-8/K.769
  【版次】:第一版第一印
  【开本】:16
  【装帧】:平装
  【页数】:866
  【字数】:676千字
  【出版日期】:2011-04-01
  【定价】:¥88.00
 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,“文革”时期(1966—1976)的上海,恍如隔世;对于从那段历史走过来的外埠人而言,这一“非常”时期的上海,留存在记忆中的是——中国最大的城市,其经济、商业、文化的影响及“全国保上海”,中国唯一没有发生“军械性武斗”的地方与上海人独有的地域文化特征。
  而当今整个图书市场,除了充斥着对“文革”时期“阶级斗争”、“路线斗争”中的人物和事件的定格,人们的记忆被破碎了的、撕裂了的政治“片断”所支撑,而淡忘了“文革”时期的整体状态,那就是社会还在运行,人民还在生活——毋宁说日常的衣食住行,悲欢离合,即便是“文革”政治运动的浪潮汹涌澎湃,其社会生活的底部仍有涌动的潜流。上海辞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《非常与正常——上海“文革”时期的社会生活》(上、下)一书,凭借“上海1966年—1976年”时空坐标,以“社会生活”为铺展内容,从史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等方面详尽地描述了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上海市人口状况、红卫兵串联、破四旧、计划生育、婚姻状况、蔬菜生产和供应、粮食供应、水产品供应、群众报刊、毛泽东塑像、深挖洞等各方面的内容和发展情况,为读者提供了一幅这一特定时期上海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全景画面。力争还原一个真实的上海城市在“非常”时期的百姓们“正常”的社会生活百态。该书以宽泛的视角扫描社会活动的扇面,以锐利的触角深入到社会结构的底座;由此从深度和广度激活人们对上海整个“文革”时期日常生活的记忆。
  一、立体构筑“文革”时期上海社会生活的全貌
  《非常与正常》一书立足于上海“文革”时期的“社会生活”,而在内容构架上又从两个方面拓展延伸。第一,不关涉“文革”政治事件和人物,直接进入和影响家家户户的社会生活,例如破“四旧”、抄家、“大串联”、收集和交换毛主席像章、红卫兵报刊和宣传品、上山下乡、“深挖洞”、“野营拉练”、学工学农学军、偷书与地下学习、“向阳院”、追查谣言、周恩来、朱德、毛泽东逝世时的社会反应等。第二,不直接与“文革”政治运动相关,属于“文革”时期的日常生活(以“衣食住行”为中心),例如人口状况(总人口、总户数、人口自然变动、机械变动、人口性别构成、年龄构成、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等)、婚姻管理(结婚仪式、结婚和离婚登记等)、计划生育、社会两性关系、职业与收入、物价与票证、服饰演变(崇武的审美到“奇装异服”)、蔬菜生产和供应(种类与价格等)、粮油供应(半两粮票的传说、国营粮店的贪污和浪费)、水产品和猪肉供应(关于肉票的集体记忆的失实)等。两部分内容精彩而丰富。其中第一部分的内容属“线性的联结”,即从“破四旧”开始到“毛泽东逝世时的社会反应”结束,基本顺沿着十年“文革”的路径演进。第二部分的内容属“点状的散布”,即从人口变化、城市管理到衣食住行、物价票证,均在“文革”十年的平面上铺展着。正是这“线性的联结”和“点状的散布”的交错,立体型地展示了“文革”时期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(大到社会行为,小到生活细节),以至从“生活—生存”、“个人—集体”、“家庭—社会”、“社会—角色”、“大众—心理—行为”等诸角度,一方面还原那个时代的生活本相,留下一部可信的文字记录;二方面揭示导致和构成那个时代生活的内在动因(经济、文化、物质生产和流动、社会风尚和习俗、人际交往和沟通等),力图补充和丰富“文革”研究,使之成为“文革”研究的有机构成。
  二、深入刻画上海“文革”时期社会生活的细节
  作者巧妙地选取了上海1966—1976年的人口状况作为全面叙述的切入点。为了读者搭建了一个既可以瞭望上海“文革”时期社会生活的恢弘场景,以求深远地看到许多社会情状的背景;又可以开掘,以求深入地把握许多社会问题症结之所在的平台。从人口统计方面看,自1967年起,上海市区的总人口就一路呈现降低的态势,十年间共降低86.85万人,这主要是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所致。与此同时,上海总户数的统计却呈现增高的走势,即十年共增多36.33万户。这说明“文革”动荡中,群众的日常生活(包括迁移分户、结婚立户)总是在平稳进行着的,群众对日常生活的追求也总是不懈的。这种交错勾勒出了一条正常的曲线。同时,上海“文革”十年间的结婚登记数据为279365对,尤其处于造反派夺权、武斗、大批判等沸反盈天的1967—1969年,结婚登记数为91958对,达32.9%。这说明时局动荡并不真正对市民的生活构成胁迫,社会上的谈情说爱和匹配良缘仍在大街小巷生动而活跃地开展着。反之,考察上海1966—1976年的总离婚登记数只有6489对,即偌大个千百万人口的城市,平均每天的离婚人数还不到2对。这是因为社会上存在着的是一座以“阶级和阶级斗争”为圭臬的“社会伦理裁判所”!以至婚姻上出现了裂痕,却害怕被带上“资产阶级腐朽思想”的标签,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孩子的前途,而不敢迈出离婚这一步。但事实上的婚姻裂痕,却并没有因为当事人的忍耐而抺平;恰恰是这种忍耐,使当事人的意志和情感受到了更深重的压抑,只得慢慢地通过扭曲自我、磨损自我,熄灭自我,走向情感的枯萎和死寂。
  例如:“文革”十年间,上海的面粉年销售量平均达到337497吨,最高年份为1973年的392905吨;最低年份为1970年的259290吨。这是因为国务院决定利用国际市场大米价格上升(1吨大米可换2吨小麦)的有利时机,以出养进,增加粮源。这证实即便在“文革”运动的非常时期,作为国家管理的职责和功能仍在运行。所以鼓励城市居民多“吃面粉”,应该是相当正常的举措。以至当时上海的许多家庭学会了擀面条(菜汤烂糊面)、蒸馒头等家务活,摊面饼、下面疙瘩等则成了家常便饭。然而,值得追问的是:明明是正常的社会供需,为什么偏偏还要在宣传中强调多“吃面粉”,是“支持了当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,支持了世界革命”?如此夸张的推演,再加上宣布“严防敌人趁机造谣破坏”,必须“揭露和打击他们的各种阴谋活动”的严厉儆戒——恰是这一软一硬的两手,将意义的鼓吹和行动的惩治串联起来了。在此,固然是“文革”运动“政治至上”、“路线至上”的意识形态的牵引,但以非常的思维定势和话语体系,为正常的“生活习惯上的改变”涂抺一层大红的色彩,不啻是非常的荒诞和悲哀。
  又例如:“文革”时期,上海曾浇铸过三尊毛泽东金属塑像。同时,在同济、复旦、华师大、水产学院等校园里构筑了数座钢筋混凝土塑像。显然,这是“文革”非常形势的需要和造就,以至民间的情感正是通过对物质材料的雕塑,并倾注、凝聚于其中,而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和支柱。然而,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两个相关制造组织为攀比炫耀,竟然相互封锁关键技术;而在以建筑为专长的同济大学,却因排斥专家权威,发生设计失误,导致在建中的塑像轰然垮塌的事故。尤其令人难以置信是有些基层单位的派别冲突,竟然围绕着“为毛主席塑像”的事权,而展开激烈的争斗。如华东化工学院的一派别,九个月不去对立派在大草坪上建筑的毛泽东塑像前请示、开会。至于造像过程中,违反财务纪律,动用军需物资,挪用专项经费,更是比比皆是。这说明在一片歌颂声中,“为领袖塑像”的行为和主题,尽管不失外在的“神圣”,内质里却已经渐渐地被标签化,甚至被工具化了。
  三、标树“文革”社会生活史研究的理论“范式”
  作者金大陆先生在《非常与正常》一书中,通过对上海“文革”时期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爬梳剔抉,在在说明了“文革”作为一场政治运动,其总的社会局势和状态处于“非常”之中,如大抄家、大串联、大武斗、大批判等等,以至正常的社会管理和社会秩序失措了。然而,事实和问题总是复杂的,那就是即便处在运动高潮的激荡和颠簸中,人们的生活还得进行,甚至还得筹谋着、掂掇着进行,所以在总的“非常”态中,实际上还包括着两个层次的“正常”态。正如作者在《非常与正常》的最后一章所写道的:第一,称之“顺应之中的正常”,即顺应着“非常”而产生的“正常”。此时的“正常”或许是维系必需的生活状态;或许是“非常”行动之后的归整,以至它是附着于“非常”的,它是“非常”的调节机能的显示和表达。然而,此时的“正常”因为处在“非常”的布置之中,便又会在“正常”的运作中出现“扭曲的非常”。这种“顺应之中的正常”和“正常中的扭曲”是无奈的、滑稽的、普泛的。第二、称之“应对之中的正常”,即应对着“非常”而产生的“正常”。此时的“正常”或许是变通地保持着一种状态;或许是借助于“非常”的机缘,以至它是拉扯着“非常”的,它是“非常”的制造功能的扩展和延伸。然而,此时的“正常”因为处在“非常”的裹挟之中,便又会在“正常”的处置中出现“妄为的非常”。这种“应对之中的正常”和“正常中的妄为”是张狂的、狡猾的、特别的。
  不管是非常中的正常(顺应与应对);还是正常中的非常(荒诞和张狂),作者充分运用史学家的睿智和视野,将这两个方面的内容交汇和兼容,为我们广大读者构筑了“文革”社会史的复杂面相和精彩题旨,通过作者大量的资料取证、概括提炼,既说明了时代的错乱,又在本质上证实了生活的逻辑不容篡改。立足在这个判断上,以非常与正常的交错关系,铺陈出一条可伸展的纽带,便能将“文革”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串联起来,建构起来,不仅成为一个有血肉、有灵魂的研究本体,更能从中看到“非常”时期血肉躯体之
(上海辞书出版社 于然)

点数:22223 发布:順頌 专栏:上海人特点 联系:b2b@notbad.cn
分享到:
 
版权所有:(Notbad) 
电邮: b2b@notbad.cn